您的位置:首页/  卡西欧 /  在腕表设计还蛮“野”的年代,遇见过的这些表

【导购】在腕表设计还蛮“野”的年代,遇见过的这些表

发表时间:2019-06-14 20:42:44 | 来源:现金网官方
撰文/Ben Gu
 

在腕表设计还蛮“野”的年代,遇见过的这些表
 
引文:
英国知名的作家毛姆说过,追求理想,就是追求厄运。在腕表的世界中,设计师与制表匠天马行空的倾斜创意的时代,似乎已经一去不复返了。特别是面对巨大的销售压力与市场挑战的时期,不管黑猫白猫,能卖货就是好猫,大众市场是否接受度高,能不能卖得好已经成为主导设计、制作与创意的“指挥棒”。可是,对真正爱好腕表,将这视作一门技艺与传承的朋友来说,倒还是蛮怀念市面上曾出现过,哪怕昙花一现的、蛮“野”的那些腕表设计的。接下去,就从几个角度,来追寻一番那些出现过的“腕表野生设计流”作品,来缅怀一下在设计上想弄出一些新意思的腕表作品。
 

在腕表设计还蛮“野”的年代,遇见过的这些表

 
壳型就是表的脸孔

整容脸大行其道的今天,腕表世界中的表壳“圆形”是随大流,卖得好的“方形”也就一只手数得出的那么几个牌子,那么几个系列。回想往昔,敢于在表壳上下功夫的牌子,远远要比今天来得多;不是说今天做不到,是“老板们”大多外行指挥内行,“经理人”们多追求业绩,爱捧“爆款”的臭脚。


 

 
说到腕表壳型,思绪一下子翻涌,表壳有个性的腕表系列,今日大多荡然无存。代表例子是ROGER DUBUIS Sympathie的四角四圆造型表壳,在视觉上极具辨识度,表壳线条处理与打磨工艺也属上乘。此系列备记得有大三针、计时码表、万年历不同版本,全部是日内瓦印记的精细机芯。那还是ROGER DUBUIS与另一创办人Diaz草创这个品牌的年月的出品,硬要诟病的话遗憾就是机芯要是也配合表壳形状,做成四角四圆造型就厉害了。可惜,这个代表例子也道出“野路子壳型”不受市场待见而最终香消玉殒的结局。看得中的朋友,有缘的话等着在拍卖会或二手市场邂逅吧。
 


从壳型上讲,“野设计”至今尚存一息的量产表款,非HAMILTON这家出产的Ventura系列,三角形表壳在现代腕表世界中可以说独树一帜,从美国音乐传奇巨星猫王,到Will Smith主演的黑衣人中的角色,都佩戴着这款极具5、60年代科幻、未来主义风格的独特腕表。

值得说一句的是,在壳型上,走位比较潇洒,路子比较野的,非意大利牌子莫属,具有浓郁意大利造壳基因的PANERAI两个壳型Radiomir还有Luminor就是壳型两招鲜,卖表吃遍天到今天;还有另个在日本卖得不错的Gaga Milano这个牌子,以大表壳配壮硕表耳,还有12时位置的洋葱头表冠,营造出表壳的独特存在感。
 

在腕表设计还蛮“野”的年代,遇见过的这些表

在腕表设计还蛮“野”的年代,遇见过的这些表


表盘显示方式

大三针、小三针、最多来个跳时显示,规范式指针,就算是现今表店里“显示标准套餐选择”了。现在小牌子逆市做独特、甚至怪异的表盘显示,已经远远超过吃力不讨好的形同了。大牌子么偶尔弄一弄,还能彰显自家对高级制表美艺的执着与推崇。上文中提及的ROGER DUBUIS先生在世时,曾与其他几位制表巨擎一起制作过品牌名为MAITRES DU TEMPS、系列名为一号篇章的复杂功能腕表,码表、陀飞轮、第二时区、日期显示共冶一炉,设计中最“野”的两点是表壳一上一下,以滚筒方式显示的月相与星期功能。
 

在腕表设计还蛮“野”的年代,遇见过的这些表


例如LV推出的Escale Spin Time反转显示腕表,环绕表盘的12个四方体,通过微机械装置来显示小时信息,表盘内圈的指针显示分钟信息。一般人看不太懂,觉得很复杂、很高级吧。是的,这样非常规显示的腕表,修起来也会比一般表更“复杂”,价格也要比一般表来得更“高级”。大牌子有实力在显示方式上“野”一把,例如HERMES曾推出的“神秘时间腕表” Arceau Le Temps Suspendu也是这样套路,平时的十分针都是10点10分的样子,要摁下表壳的一个按钮,才显示具体的准确时间。
 
 

在腕表设计还蛮“野”的年代,遇见过的这些表

在腕表设计还蛮“野”的年代,遇见过的这些表

在腕表设计还蛮“野”的年代,遇见过的这些表

回想约十年前的2010年,F.P JOURNE大师的好朋友、独立制表人Ludovic Ballouard带着就是不正经显示时间、小时反转显示的圆形表巡游亚洲找生意。机芯是厉害的维机械杰作,表盘上印着代表小时讯息的12个圆点除了准确小时那个数字外全部倒转。老花眼肯定是看个时间,要细细端详一番了,后来还出了罗马数字小时刻度版本,怎么说呢?就跟一代宗师那句经典台词一样,这不是比武功,比的是想法。可惜,显示方式这招真要有架势,要有机芯内功来支撑,而且一般人还看不太懂,也不那么容易接受再掏钱买账。多说一句,F.P JOURNE自己推出的酒桶型Vagabondage,记忆中从一号系列,出到3号系列,跳时跳分的显示方式,也算面对逆市坚持自我风格的猛士了。
 

在腕表设计还蛮“野”的年代,遇见过的这些表


要说非传统显时做得口碑票房各得其所的,想了想还是要说FRANCK MULLER的“疯狂小时”系列,从2013年推出至今16年,不同版本长卖长有。从时间本身玄妙叵测的想法出发,让小时时针乱跳,算是艺术与商业的很不错的例子。
 





腕表功能不再“野”的人工智能时代

腕表的功能,除了显示时间,还有啥可能性呢?缔造石英危机的日系电子表,其实大费周章、也脑洞大开地做出一番尝试的,例如卡西欧将电子计算器、电视遥控器、甚至80年代流行的随身听、随身电视功能都融入其中。到现在,CASIO还有SEIKO那种二次元感、高达感十足的设计,依然如雨后春笋,层出不穷。
 

在腕表设计还蛮“野”的年代,遇见过的这些表


今天看来,设计与制作者赋予腕表的功能可谓充满生机勃勃的野生感,是今天的新功能、新设计所不能比肩的。为啥这样说呢?君不见像BREITLING旗下曾赫赫一时的、在表壳上加载了全球定位发射器的Emergency系列早在很久之前“淡出江湖”。

在腕表设计还蛮“野”的年代,遇见过的这些表


现在市面上,生猛的腕表功能,除了潜水深度计,例如积家的;还有VICTRINOX这样将高强度的攀岩绳索编织成表带,供表主在“危急时刻”解开表带、使用绳索之外,也是在没啥花头。众多腕表品牌不再研发类似007在电影中使用的神奇功能腕表的真正原因,在于现在人手一部的智能手机,已经功能强大到“无所不能”了。也或许,有一天,智能手机会被做成戴在手腕上的一个小装置,但也或许那时不称其为“皇冠娱乐网”了。唉,这不就是iwatch嘛。
 
 
在腕表设计还蛮“野”的年代,遇见过的这些表



抄爆款虽不被人看得起,但至少能活下去


举例来说,虽然ROLEX的双色表圈,也不能说是劳家原创,但毕竟ROLEX几十年来、持续不断地令其成为经典中的经典,于是乎,每年都有其它牌子东施效颦来出双色表圈的运动表。还有另一个有趣的发现,就是LVMH集团下的ZENITH,TAG HEUER出产的某些款式跟HUBLOT的某些主推、热卖款式“长得愈来愈像”。就连集团之外的有些牌子的新表,也生生长出“近亲感”十足的表壳造型、乃至整体风格。
 

在腕表设计还蛮“野”的年代,遇见过的这些表


 
这样说或许以偏概全,抹杀了不少牌子强烈的野生创作力,但确实做得好、做得久的并不多。

抄个外观,算技术含量较低的事情吧。另一边厢,也会有牌子野生创作一些复杂表款,从市面上热卖、或受到追捧的功能中“汲取设计灵感”,来做一些令人觉得既熟悉、又别扭的产品。市面上某牌子的多陀飞轮卖得不错,我就来三个、四个陀飞轮。某些牌子做镂空机芯,我就也来个“透视装”新品,诸如此类,生机勃发,景象一片大好。
 


在腕表设计还蛮“野”的年代,遇见过的这些表


在腕表设计还蛮“野”的年代,遇见过的这些表

在腕表设计还蛮“野”的年代,遇见过的这些表

在腕表设计还蛮“野”的年代,遇见过的这些表



纯野生流


怎么才算是在设计与功能上走“纯野生”的路数呢?一是没有经典腕表的历史束缚或设计语言,例如一些汽车品牌设计并制作的礼品表,设计不可谓不生猛,例如MASERATI的“礼品表”,来个星座的爪牙壳,融合皇家橡树的表耳,再在表盘上来个硕大无比的商标,完美。另一种,就是实打实的抄袭腕表啦,在仿表的路上,国人与老外都其实蛮热衷的,因为毕竟低端消费市场就放在那里,不可无视。国人喜欢仿得真,美其名曰的高仿、复刻表,在设计与功能的狂野上乏善可陈。但当国人一旦“自主”创作,例如眼前的PATEK仿表,表盘有敞开设计、类似陀飞轮的设计,其实并不是陀飞轮。背面采用猎表的护盖设计,揭开一看是叫懂行的朋友笑称猪叫的卡通画风的春宫,嗟乎。

另一边厢,西方风格的制表纯野生风范,就是每一步都是合乎规范的,注册个正经牌子,然后给你来个皇家橡树离岸型的克隆表,或者给你来个令人遐想的“超复杂设计”,价格不是199,就是299美元,价格亲民到明白制作者与商家是正儿八经想靠这些表跑量、赚钱、实现人生美梦。综上所述,除了抄袭、仿造是当段子说的事并不支持之外,腕表世界中的野路子、怪设计、勃勃生机大体上是在走下坡路,而且还会继续走下去。因为,政治正确与保守求稳,毕竟是时代主旋律,表也不例外。


关键词:腕表设计



未经允许不得转载、复制、盗链或镜像